莫非創文開幕分享:

曠野的呼喊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莫非

  I.   為何文字?

基督教入華已經兩百年了,這兩百年華人教會一直處於開疆拓土的階段。我們忙於建設教會、植堂,積極地於傳福音,使萬民作主的門徒,這使得華人教會一直著重在務實的牧會和宣教方面的拓展。有點像任何王朝建國的初期,想的全是如何打天下,怎樣在靈魂裡搶灘。

但兩百年後,華人教會是否應有不同階段的思考呢?比如說如何讓信仰在文化中更深地生根,如何讓信仰在信徒生活裡作更普遍的應用,如何不只停留在教導信徒要怎麼為基督死,更包括要教導信徒怎樣為主而活。這些就離不了建立更深刻的基督教屬靈文化。

然而要建立整全又深邃的屬靈文化,就脫離不了文字和語言。但就因為是克難,是搶灘心態,使得我們的牧師、同工、基督徒,普遍在文字方面一直如鄧小平所說的,「管他黑貓、白貓,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!」這使得我們在基督教文字方面付上很大的代價,傾向於用淺薄的口語做任何信仰的表述,粗糙、不精緻,而且無法發揮文字最大的功用。

要知文字語言的最大功用,就是深入淺出的表述一些複雜的神學,或看不見摸不著的神和信仰。善用文字語言,就能牽動心靈,像阿基米得的槓桿,輕輕一推,可以推動許多艱深的神學觀念,甚至整個世界。好的文字語言有魅力,有能力,可以推動文化的產生,也可以紀錄保存,作文化的傳承,在文化裡留下比較深刻的足印。

 

II. 為何書苑?

因此,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的成立,就是為了讓文字在我們的信仰裡,能被重新正位,發輝影響力。幫助牧長同工和基督徒,能重拾文字的力量,為主作華人精神的執火者。

基本上從文字角度來說,我們面對兩大基督徒族群:有成熟生命的基督徒,但沒有能夠表述信仰的語言。另外是有文筆也有文學語言的基督徒,但信仰與屬靈生命還不夠成熟。所以書苑的成立,有下面幾個期許和異象:

 

鼓勵所有基督徒把文字找回來。對個人來說,文字、語言直接地影響我們的思想和表達。因為我們的思考,是靠儲存的字彙來磨練得更細密,我們的表達,也是靠我們對語言的駕馭來發揮,來說得更精準。因此牧長或基督徒若對文字重視,對信仰便有了更深的思考和更有效的傳達。

這也是我們為何看重神學院和我們書苑的攜手聯合。我們盼望文字訓練可以成為傳道人的裝備之一,幫助我們未來傳道人可以找回文字,進而駕馭文字,把神的愛和生命傳遞得更清楚,更有力量。

 

傳遞文字異象,栽培文字工人。

我們希望提供一個屬靈環境,傳遞文字異象,栽培文字工人。過去已有許多機構或教會,開過一些零散的文字培訓課程或營會,帶來深淺不同的效果。但這樣營會多半是濃縮文字事奉大圖畫,提煉文字人的多年事奉經驗,在一天或半天之內,像給學生喝雞精一樣,一口氣灌下去。當時喝下,學生頓時覺得神清氣爽,回去後很多卻又發現無以為繼。

我和蘇文安牧師多年來的教學經驗裡,發現寫作能力,是需要在時間裡循序漸進,不斷地操練。文字事奉異象,也需要更廣、更深的傳遞,把各種可能將聖經這本書說出來的方式呈現給學生。有的用故事,有的用聖經改寫,有的用聖經觀念與時代議題對話,有的用文學藝術評論等等。

所以我們的課程設計是有系統,有進階性,鼓勵學生像大學選課,一年又一年回來我們的營會進深學習。同時,也可以把這暑假營會,當作文字人的屬靈退修會,在山明水秀的地方,思考神的呼召和自己服事的方向。

 

呼召並牧養文字傳道人。通常來書苑上課的,多是對文學或寫作有興趣的基督徒。我們盼望能不只是圓他們的文學夢,更能進一步傳遞文字異象。不只如此,我們也會呼召在文字上獻身的作者。不只是鼓勵一些好筆,筆鋒一轉,寫些屬靈的作品,我們更希望他能考慮進入文字事奉服事,而且是長期服事。也不只是鼓勵能長期用筆來服事的文人,更希望他能為神奉獻他的一生。而且,所謂生命奉獻,不只是奉獻他手中那枝筆,更包括奉獻拿筆後面的整個靈魂和生命。包括能為主受苦,能為主寫,也能有時候為主不寫,是全人的奉獻。

所以我們會不斷呼召為文字獻身的人,也會提供之後的牧養。我和蘇文安牧師不約而同地,都看重作者的生命超過寫作的才華。在我們的教導裡,我們不只是教寫作技巧,更重傳遞屬靈的品格和僕人的服事心態。我們與學生間有Mentor的屬靈師傅關係,在營會裡,提供一對一作者靜修營,帶領作者用筆來整理自己的生命、和神的關係,以及服事的方向。營會外,也會有持續不斷的mentor 關係。這是一種傳承,當初蘇文峰牧師怎麼呼召我,帶我走了一段路,現在我也同樣地傳承下去。

 

建立文字人的社群。我自己獻身文字二十年的經驗,體會到也觀察到許多作者都是單打獨鬥,散兵游勇,感到上無統帥、旁無戰友。對自己的屬靈生命沒有可以交代,account的對象,碰到靈裡爭戰也沒有屬靈的扶持,因為教會裡的牧長或弟兄姊妹,對我們的服事所面臨的挑戰,並不見得了解。因而常常會像以利亞,覺得孤身奮戰,喪氣又自憐。殊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,神還揀選了「七千人」。

今天,就是希望能藉著這個書苑,把這七千零一的「文字人」結合起來,成為一個社群(community),在這個社群中提供牧養、團契和傳承。在我們上課的營會中,只要踩進來,就是踩進一個屬靈的家。我們盼望能超越只上課學習的學院氣氛,而建立一個屬靈社群的歸屬感,彼此扶持,代禱,在寫作上也在生命裡,彼此打氣。

營會外,我們尚提供寫作團契,網站與email 聯絡。我深信創作也許在孤獨中完成,但生命絕對是在社群中長成。

此外,我們也希望能與當代許多已經書寫有成的華人基督徒作者,在時代裡攜手。作家寧子曾經說過,一滴水掉入大海,根本顯不出存在。但若是一股清流注入,就有淨化的作用。文字事奉的筆需要結合,才能產生推動時代文化的潮流。在時代裡,我們需要攜手。

 

短期目標:

為教會機構訓練編輯團隊,

為各個文字廣播媒體機構培養寫手,

為牧者基督徒找回文字

 

長期目標:

在時代裡攜手,

在時間裡傳承,

創寫新的世紀。

 

III.  曠野裡的呼喊

我常常不了解,神為何揀選我這樣一個半個小留學生,做華文文字事奉的工作。更不了解,這樣的書苑,為何要在文化沙漠中,北美洛杉磯成立。有時在文字寫作裡,覺得我好像施洗約翰,是荒山野地出身的野孩子,穿的是駱駝毛的衣服,吃的是蝗蟲野蜜,寫作完全不是正宗出身,遣詞用字雜無章法。

但施洗約翰的使命,主要是要預備主的道,修直他的路。在文字事奉裡,我也是在為那要來的,能力比我更大的,預備他們的道路,修直他們這條路。所以我們是在文化的曠野中成立這個創世紀書苑,作的是在曠野裡呼喊的文字事奉,相信有很大的屬靈意義。

對我個人來說,當初蘇文峰牧師呼召我文字事奉時,我只看到手中這枝筆,要好好琢磨,作一個單純的作者。十年後,開始出來和人分享寫作掙扎的經驗,成為寫作的老師,鼓勵更多人為文字獻身。現在二十年後,我發現神更進一步的使命是:他必興旺,我必衰微。神揀選我這在文字上愚拙的人,是要我呼召、牧養與結合更多比我強而有屬靈能力的文字工作者,為神而寫。讓這些人興旺,我的筆若衰微也沒有關係。

然後我發現,許多文字前輩像蘇恩佩姊妹、蘇文峰牧師,蘇文安牧師,與許許多多文字前輩,都曾是熱愛文學、深愛寫作的人。他們生命中的最愛是文學創作,但都卻為了讓更多的人在文字事奉裡興旺,他們讓自己創作的筆衰微了。這是我前面所說的,有時為主寫,有時為主讓筆衰微,這是奉獻的精神。

如今,輪到我接過這一棒,我當然但願能為主寫出更多有生命,更有流傳價值的好文章。但是,如果神的心意是讓更多有恩賜的筆興旺,而要我的筆衰微,我也做好這樣的準備了。這是文字前輩生命奉獻的精神傳承,我也但願能傳承這樣的精神給我的學生。

在文字事奉裡,成立這書苑有劃時代的意義,所以取名創世紀,盼能有更多對文字有負擔,在尋求生命祭壇的基督徒,能加入我們創文的團隊。

 

(今年創文暑期文字課程營會時間是八月二日至九日,地點在Pepperdine University,請至WWW.GCWMI.ORG 上網查詢課程詳細內容,並下載報名表,若有任何問題,請洽詢聯絡人:譚德儀姊妹e-mailgcwmi622@gmail.com杜永浩弟兄: 626-991-6316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 認識我們 創文事工 創文課程 老師簡介 奉獻支持

聯擊我們

  創文異象 文字培訓 文字課程 蘇文安牧師 贊助我們
  諮詢顧問 文人牧養 小說課程 莫非教師 奉獻贈禮  
  蘇文安開幕分享 文人社群 文化課程    
  莫非創文開幕分享 教會連結 閱讀課程      
  創文信心宣告 福音預工 靜修課程    
  創文之歌樂譜 翻譯課程    
  創文年度大事    
     
       
 
© 2014 Genesis Chinese Writing Ministry Institute(www.gcwmi.org) All Right Reserved.